华东15选5直播 > 科幻小说 > 踏星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陆隐的笑
    陆隐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咳嗽两声,喘着粗气,骰子已经消失,他嘴角弯起,这,就是屏蔽疼痛感知的天赋?真有意思。

    骰子五点,借用天赋,一旦骰子摇到五点,必须在十秒内触碰天赋能力者,即可借用那人的天赋。

    一直以来这个点数用处都不大,却没想到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

    骰子摇到五点的一瞬,恰好是蓝斯攻击降临,他主动触碰了陆隐,带来的虽然是伤害,也有天赋。

    蓝斯奇怪望着陆隐,他在笑?

    陆隐确实在笑,无数人看到了,所有人迷茫,笑?为什么?这个时候怎么还能笑出来?

    一个连战气都无法稳定的人,左臂废了,整个人看上去也像废了一般,居然还能笑?

    蓝斯心里涌出不安,下意识抬起左掌,空空掌。

    陆隐目光陡睁,原本应该废了的左臂抬起,在蓝斯即将使用出空空掌的一刻一指点出,梦中一指,场域感知下,他提前一步凝固虚空,延缓了空空掌,瞳孔化作符文削弱蓝斯左掌,与之前对付蓝斯右掌一模一样。

    蓝斯的空空掌还是释放了出来,他自己都阻止不了,陆隐以宇字秘转移空空掌,而梦中一指,也如同废了他右掌一般,洞穿左掌,将蓝斯整个左臂打的粉碎。

    陆隐原以为宇字秘无法完全转移空空掌,他还是要承受半掌,谁成想宇字秘竟将空空掌完全转移了。

    蓝斯也到了极限,应该说他早就到了极限,不过因为疼痛被屏蔽,所以才表现的可以战斗,实际上他的肉体已经无法再做出动作了。

    双臂被废,蓝斯神态惊愕,不可置信望着陆隐,缓缓倒下。

    陆隐左臂也剧烈颤抖,他借用的天赋只能使用一次,一次用完,疼痛潮水般席卷而来,差点让他昏厥过去。

    勉强屹立星空,看着那片越飞越远的陆地。

    所有人焦点已经从陆隐身上转移到了那片陆地上,那里,蓝斯倒下了,十决蓝斯,先倒下了。

    百强战榜,十决横空。

    这是对当世年轻一辈做出的最精准判别,十决,是无敌的,从古至今,唯有这一辈那十个人可被称之为十决,前无古人。

    对于十决,所有人形成了常识,无人能击败。

    但此刻,十决蓝斯,倒下了,真的倒下了。

    这一幕让整个宇宙寂静无声。

    蓝斯胜,是应该的,他败,足以造成轰动,这种轰动宛如拉开了新时代的序幕,一个新的十决诞生,陆隐。

    外宇宙,沧澜疆域沸腾,大宇帝国举国欢庆,无数人仰天欢呼。

    洪荒宗,太摩殿,六指一族,三色联邦,齐木殿等等,但凡归入东疆联盟的势力,此刻既骄傲,却又苦涩,无数复杂情绪自心头出现,无法形容。

    有的人如释重负,看着陆隐,看到了未来的希望,这艘大船,还会继续远洋。

    有的人却觉得永远没有下船的希望。

    蓬王星一战代表的已经不仅仅是年轻一辈的战斗,其表现的战力已经逼近三十万,放眼外宇宙,两人战力都足以排入前二十,这还是不使用外物的前提下,一旦可以使用外物,两人究竟能发挥多强的力量无人知晓。

    真宇星,维容呼出口气,貌似,无人可挡了。

    万千城,琼熙儿捂头,这个变态。

    纳兰妖精嘴角含笑,当初的决定是对的,这个人已经无惧十决,公平一战也足以胜利。

    天茂星,紫天川无奈,打消了那一点点妄想,从今以后,他们依然要生活在此人的阴影下。

    宙盾,黑面杀手闭上眼,就顺着这条船,走下去吧,不管结果如何。

    一个又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发出了感慨,望着屹立星空的陆隐,不知道怎么形容。

    这一刻的陆隐,是璀璨的。

    就算内宇宙其余十决,此刻的目光都看着他,这个人已经来到了他们身前,带来了压力。

    真武夜王目光森寒,一字未说,转头看向祖地石碑,这个人,必杀,留下迟早是祸患。

    蓬王星外,温蒂宇山松口气,遥想当初对此人的蔑视,才过了多久?对于修炼者而言不过弹指一挥间,他,已经站在了超越自己的高度,一步一步艰难的走了上去,虽然凄惨,却很稳。

    眼镜女雾子有些惧怕的看着陆隐,与当初见面,他又变了,变得那么可怕,那么深不可测。

    星空,陆隐知道此刻全宇宙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他缓缓飞向陆地,那里,蓝斯睁着眼睛,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有意识,但身体动不了,已经超越了极限,屏蔽疼痛感知虽然为他带来了更强的实力,却也让他无法知晓自身肉体极限,陆隐最后一击即便只是普通一掌,也足以让他倒下。

    阴影笼罩,陆隐走到蓝斯身侧,低头看去,“你,败了”。

    蓝斯目光平静,没有不甘,他已经尽力,败就是败,无话可说,“恭喜,你赢了”。

    陆隐缓缓盘膝坐下,就坐在蓝斯身旁,自凝空戒取出一壶酒递给他。

    蓝斯平静看着他。

    陆隐一怔,忘了,他不能动,便打开酒瓶,放在蓝斯身侧。

    蓝斯以仅存的星能控制酒壶,使得酒化作水流进入口中。

    陆隐疼的全身颤栗,但比蓝斯好多了,他肉体力量原本就超越蓝斯。

    这个时候他更感激真武夜王了,如果不是真武夜王把自己打的重伤近乎死亡,怎么会运转生死玄功,使得肉体再次增强。

    如果不是那一次遭遇,自己此刻与蓝斯一战必败无疑,根本不可能打成这样。

    成也真武,败也真武。

    “赢我的感觉怎么样?”蓝斯望着星空平静问道。

    陆隐苦笑,“我没想到你这么强”。

    蓝斯诧异,“这应该是我说的,我从没想过会败”。

    陆隐感慨,“一百五十重劲,年轻一辈能接得住这种攻击的没几个,更何况还有空空掌和屏蔽疼痛感知的天赋,你不愧是无敌的十决”。

    蓝斯淡淡道,“你是在夸你自己?”。

    陆隐摇头,喝了口酒,“我经历的战斗很多,有好几次都命悬一线,甚至算是死了,但最痛快的还是与你一战,你我是一类人”。

    “这也是你当初在星空战院平了我的记录后,我找你的原因,你跟我,是一类人”蓝斯道。

    …

    远处,无数人看着,不敢接近。

    一艘飞船到达,铁长老等重山道场高手冲过去,却被一群人挡住,蓝宝宝直接出手,然而挡住他们的人不弱,正是纳兰家族的老妪。

    蓝宝宝的攻击毫无作用。

    “让开”蓝宝宝大喊,焦急望着远方,唯恐陆隐对蓝斯做什么。

    身旁,铁长老冷静的多,他不担心陆隐会对少主怎么样,这么多人看着,少主已经败了,如果陆隐继续出手,必将为宇宙所不容,他只是想尽快给少主治疗。

    老妪摇头,“老身奉命确保两位决战公平,在他们未开口前,你们不得接近”。

    铁长老焦急,“少主已经败了,还要如何?”。

    老妪目光坚决。

    这时,周围不少高手出现,其中光启蒙境就超过五人,包括摩柯剑派掌教柯云,玛法星雾昇,暗处还有高手伺机而动。

    他们都属于东疆联盟高手,如今陆隐一战而胜,坚定了他们维护东疆联盟的决心。

    如果任由重山道场的人接近陆隐,他们都不用混了,所谓的东疆联盟更是笑话。

    铁长老憋屈,当初在星空坟场他想找维容麻烦就遭遇过这种事,陆隐影响力太大,他出现的地方必有高手保驾护航。

    漂浮于星空的陆地上,陆隐取出丹药递给蓝斯,“敢吃吗?”。

    蓝斯张口。

    陆隐扔了进去。

    远处,很多人看到了,铁长老大惊,“少主,小心有诈”。

    “陆隐,你给我哥吃了什么?”蓝宝宝大喊。

    陆隐大笑,望向远方,“我陆隐已经胜了,还会做什么?你们怕什么?哈哈哈哈”。

    陆隐笑了,蓬王星外,无数东疆联盟之人都笑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想笑,跟随陆隐一起笑。

    光幕前,外宇宙无数人也笑了,笑的很开心。

    内宇宙,凡看到这一幕的人皆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很沉闷,很憋屈,仿佛外宇宙已经尽归陆隐手中,他笑,别人才可以笑,他哭,无数人将遭劫。

    这就是陆隐当今的权势,他代表了无数人利益,他在掌舵一艘有史以来最大的船。

    铁长老等重山道场的人宛如海浪中的孤舟,迷茫望着四面八方,无形的压力笼罩,让他们动也不能动。

    这时,蓝斯原本被洞穿粉碎的手臂逐渐愈合,手指动了一下,很痛,钻心的痛,但他能动了。

    抬手,挥挥手,“退下,我们聊聊”。

    铁长老等人不说话了。

    蓝宝宝复杂的望着陆隐,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隐笑的畅快,释放了近些天的压抑,与蓝斯一战尽情展现实力,实在太痛快了,唯有大笑才能释放出来。

    蓝斯望着陆隐,缓缓坐了起来,拿起酒壶一口喝干,咳嗽了几下。
441| 648| 880| 971| 374| 631| 14| 997| 126|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