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直播 > 都市言情 > 青眉煮酒 > 正文 第278章 那女人的疯话
    直古鲁的这条腰带是老牛皮所制,要扯断还有些不易,他嘀咕了一句,正想找把刀子割断,突然地上蹿起一条人影。

    这人影是牧壬,他刚才被直古鲁飞石击伤面门,眼前一片模糊,但他拔出腰间的匕首,一刀插在直古鲁的马臀上,直古鲁的坐骑稀溜溜一声暴叫,带着他向戈壁深处冲去。

    直古鲁也拉不住那匹受惊的马,加上腰带一直缠在马鞍上,只能任着这畜生一路狂奔,结果无巧不巧,这匹马跑进那道深深的大峡谷,直古鲁身上没工具,只能沿着峡谷朝前摸索,等他爬出来,天上全被黑云覆盖,一颗星星也看不到,所以他无法分辨方向。

    清晨,辰时未到,大风城还笼罩在一片淡淡的薄雾中。

    一顶双人小轿出现在霜叶馆大门口。

    从轿中下来一位白发老者,他是一脸焦虑,正是御医邹孝元。

    这时如冬还没起床,慕容七儿刚给玥儿化完妆,她看到邹孝元样子,不禁有些吃惊。

    “邹老御医,您怎么了?”

    “桑姑娘,那个女人快不行了,老朽今天早上去给她做针灸,她、她一早就药瘾发作,现在勉强抑制??!”

    玥儿知道那个女人是元妃。

    “好,那我现在就去看她,但我还未征得皇上同意?!?br />
    “来不及了,皇上这几天有伤都不会上朝,您向他禀告,皇上再叫人去找东平亲王,最快也要一个时辰,要不我们直接去找东平亲王吧?”

    玥儿想了想,道:“这样吧,我让宾良去禀告东平亲王,我们直接去宗正府,您是御医,可以进去给那个女人针灸,我就扮做您的随从!”

    邹孝元连忙摆手。

    “这倒不用,老夫身上有一块皇上钦赐的玄字金牌,进出皇宫、到宗正府提个人犯都可以,再说,您昨天去过那里,宗正府谁不知道皇上对您恩宠感激,我就这样去吧,谁敢阻拦!”

    玥儿哦了一声,记住了玄字金牌,两人一起下了楼。

    邹孝元又道:“刚才那个女人一直嚷嚷着姑娘的名字,您等下见到她要多加小心!”

    玥儿点点头,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好,她想见我,我也想见她!”

    让玥儿和邹孝元有点意外的是,两人刚在宗正府门口落轿,东平亲王就匆忙赶来,他一见玥儿和邹孝元就笑道:“哈哈,本王就知道两位要来,未曾远迎,请勿责怪!”

    东平亲王不但来迎接,还给玥儿准备了点心。

    玥儿不得不佩服东平亲王做人的世故,自己想什么,他就能给你送什么,甚至你想不到,他也帮你想到了,若是朝局稳固,这样的人便左右逢源,一旦出事,也能全身而退。

    不过玥儿并不讨厌东平亲王,这人心不坏,宗正府在他手里也没有皇城司、大理寺那么有恶名。

    玥儿向东平亲王回礼道:“昨天走时未曾来得及向王爷告辞,说来还是小女失礼?!?br />
    三人一起向里走,东平亲王笑道:“桑姑娘这是什么话,要不是皇上有急事召见,本王不会先行离开?!?br />
    玥儿不知皇上有什么急事,她知道肇驹给她的信是先寄给肇真,便猜测道:“是不是关外出了什么事?”

    东平亲王竖起大拇指。

    “姑娘厉害,一言中的,并州传来急信,大京国调动兵马,正向幽州聚集,恐对我大崋不利,昨天皇上就是找我们商议此事!”

    玥儿哦了一声,停下脚步,问:“那皇上要对并州增兵了吧?”

    东平亲王点点头。

    “本来是的,但我们正在商议时,正好收到苏大学士从并州写来的一封长信,说他已经到任,开始部署和训练民兵,现在经过十几天的整顿,初见成效,请皇上不必担心,不要往并州驻军?!?br />
    玥儿皱了皱眉,他知道苏大学士就是史诗琴的老师,此人诗词文章号称天下第一,但行事粗犷豪迈,以民为兵,何以为民?不过她不想跟东平亲王议论朝政,便止住这话头。

    “昨天小女见到司空文岚,想不到昔日的皇后已如此不堪,姐妹一场,我想恳请亲王大人给她一些善待?!?br />
    东平亲王有些惊异。

    “那个女人将姑娘关进坤西殿想要饿死,你还替她求情?”

    玥儿点点头。

    “我是我,她是她,我不是来报复她的?!?br />
    东平亲王又竖起大拇指,由衷地道:“好,既然姑娘开这个口,本王一定妥善安排?!?br />
    邹孝元催促道:“桑姑娘,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那个女人不知能撑到什么时候,您再不进去,怕是晚了!”

    玥儿这才想起自己匆匆赶来的目的。

    到了地下牢房,玥儿再次要求一个人去见元妃,东平亲王悄悄对她道:“那个女人讲的很多都是疯话,你千万要好好分辨?!?br />
    玥儿点点头。

    当侍卫打开关押元妃的地牢,玥儿还是有些惊异,因为这里除了腐臭之味外,还有一股奇怪的药味,她对身后的侍卫低声道:“不要锁死,给我留条缝隙!”

    那侍卫点点头,轻轻拉上牢门。

    玥儿站在那里,双眼开始适应这里的黑暗环境。

    几声咳嗽响起,一个嘶哑的声音道:“端妃?”

    玥儿目光一转,朝角落望去,只见那里好像放着张床,床上躺着一人,地牢放床这是破天荒,玥儿估计是邹老御医怕元妃突然发作而亡,帮她申请的优待。

    “不错,是我!”

    “你终于敢来了,姐姐以为你不敢再见我!”

    那声音十分苍老,好像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妪,如果不是东平亲王打开这道门,玥儿也不敢相信这里关着是昔日的元妃。

    玥儿慢慢走过去。

    “姐姐要见我,有什么话说?”

    她对元妃不像对司空文岚,司空文岚她敢靠近,但这个女人不敢,她身上有一种危险的气息。

    元妃阴恻恻地一笑。

    “昨天有人来这里看其他犯人,是不是你?”

    玥儿一怔,随即点头。

    “原来姐姐一直关心外面,不错,是我来过!”

    “你跟司空文岚聊了那么久,都说了什么?”

    玥儿冷笑。

    “你有必要知道那些吗?”

    “当然有,你不是曾对本宫说过,你进宫的目的为了一桩陈年冤案?”

    “那又怎样?”

    “这证明你是叛逆之后,若是姐姐将这个秘密告诉皇上,你觉得皇上还会恩宠你吗?”

    玥儿嘿嘿一笑。

    “姐姐,你诬告我的,那天在庆寿殿里都说了,这时候还想拿这个来威胁,我会怕你吗?”

    元妃在床上抽搐了一下。

    “那天我太匆忙,而且糊涂了,没有完全揭穿你的真面目,但是这些日子关在这里,翻来覆去思考,猜到了你的身份!”

    “哦,那姐姐说说我是谁?”

    “你说的陈年旧案,以你的年龄,不可能比你还大,所以一定是十年之内发生的事,十年内,只有八年前那些案子算得上大案?!?br />
    玥儿点点头。

    “你说的不错?!?br />
    元妃接着道:“那一次你跟本宫说话之后,我让人去户部清查,查一下八年前钦点的大案,当时七岁上下充官妓的女孩是谁家,都有谁,卖到哪里去了?!?br />
    玥儿冷冷听着,她和姐姐八年前都死了,姐姐被丽春院的老鸨逼死,自己被丢进小河,她在百花班连奴籍都是假的,这女人怎么去查?

    ps:如果喜欢青眉煮酒,请记得给阿风评分哦,亲的每一次点击、推广、评论都是对我的鼓励。
908| 389| 444| 797| 50| 81| 222| 156| 145| 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