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这是你缫的?”徐蒙山觉得自己已经不会说话了。

    这也太超越一个人的想象力。

    徐蒙山觉得自己彻底不好了。

    自己亲爹,亲爷爷是不是一直都看错了陆家,陆见安这一手缫丝手艺,要说是还活不下去,他们徐家可以去吃土了。

    人和人真没有可比性。

    陆见安点点头,有些懊恼的摊开自己的双手,太娇嫩了,要不然不至于这样。

    “对不??!这个丝还是差了很多,我要是再练些日子应该更好一些,今天实在是失手了?!笨醋磐信汤锏哪敲匆坏愕闶焖?,光泽不好,白度不够,唉,自己还是有些浮躁了。

    赵老板早就一把拿起熟丝,仔细的检查,对着阳光照射,细细的捻着丝线。

    “好丝,好丝??!虽然我们凤山是产生丝,熟丝我们不会缫,可是熟丝鉴别我们都是行家,这丝质地丝滑,触手滑而不腻,绵而不涩,尤其是这个颜色又白又亮,白中透着亮度,好丝啊。陆师傅刚才真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了。

    真是失敬,失敬??!给你赔个礼,您可别在意?!?br />
    赵老板立马鞠躬作揖。

    周围的人们也纷纷围上来,大家就算不会缫熟丝!可是不妨碍对熟丝的鉴别,因为交易生丝熟丝需要得的都是眼力。

    差一分,可是要赔钱的。

    谁能想到居然有人会缫熟丝。

    不少人都不相信的上来品鉴。

    凤山不产熟丝,就是因为熟丝和生丝差别大,需要的功夫更高,尤其是里面的药水秘方,更不是谁都能够拿到的,那都是熟丝的大家才有的东西。

    现在凤山居然有人可以缫熟丝。

    一时之间,简直是人人拥挤。

    都为了一睹熟丝的风采。

    陆见安微笑,“赵老板,不过就是一场赌注,哪里就有那么严重,况且您也知道在下的情况,所谓的不知者无罪?!彼胍诜锷秸咀〗?,就不能随随便便得罪人。

    只要人家不欺负他们孤儿寡母的,陆见安也不会和别人太过计较。

    主要是计较也没用!要是真的有人想要收拾他们,官官相护的,拿钱开道,还不一定要出什么乱子呢。

    这一次陆见安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做!其实也是变相的展露自己的本事,一是震慑,二自然是也是为了打出名声。

    缫丝只是开端,自己想要护着寡母幼妹活下去,势单力薄自然不行!

    人们都是纷纷上来和陆见安套近乎,前后态度的差别可大了去。

    就连那几个学徒也是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们弄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曹师傅已经推门出来。

    看到外面挤满了人还以为都在争相等待,一睹自己这位缫丝大师的风采。

    毕竟还年轻,他这个二十郎当居然就已经能有缫丝的手艺,被人尊称一声师傅,在同龄人中,虽然他算不上排名前十,可是也已经是数一数二的。

    以他这种天赋,以后再更进一步,那绝对不是难事。

    自然有些志得意满。

    “大家别急,大家……别……”

    本来脸上堆满了笑容,想着要和大家客气客气,可是忽然曹师傅发现不太对劲儿,虽然自己面前人山人海,可惜呐目标根本就不是他。

    热情洋溢的笑脸,一个个的都围成了一个圈子,也不清楚那圈子里包围的到底是谁。

    备受冷落的曹师傅忽然心里有些失落。

    用力的咳嗽了一声。

    终于,赵老板发现了曹师傅已经出来,立刻摆了摆手对大家说,“曹师傅既然已经出来了,那么今天也算是胜负已分,大家别着急,下了注的该赔多少我们自然赔多少?!?br />
    这话一出,不少人心里吐槽。

    赵老板啊,你说这个话亏心不亏心。

    曹师傅微微有些不悦,没想到,自己缫完丝出来居然是这样的待遇。

    “赵老板,这是什么意思?”

    他怎么觉得赵老板的话里的意思他已经输了呢?

    赵老板肉嘟嘟的脸上堆满了笑容,生意人自然不会真的把事情做绝。

    “曹师傅,您看您也缫出丝来了。现在让我们大家见识见识吧,你们大家伙儿看看,曹师傅可只用了半柱香的时间?!闭獍胫慊故且混南?,还是大半炷香,也算是安慰一下众人。

    不过大多数人都已经输了,因为大家伙儿买的可是曹师傅赢。

    现在曹师傅明摆着已经输了。

    “行了行了,赵老板,祝贺你发大财了?!?br />
    周围的人嘴里嘟嘟囔囔的。

    任谁输了钱心里也是不舒服。

    “还是什么有名的天才,就这天才,我呸,害得老子输了100文?!?br />
    “早知道刚才说什么也得拿出十文钱来压到陆师傅身上啊?!?br />
    “就是我要知道这个曹师傅这么没本事输的这么惨,说什么也不能白白浪费了这几百文钱呢?!?br />
    “妈的,老子这半个月的肉钱没了,今天开始吃素了?!?br />
    “哈哈……”

    曹师傅这就不明白了,自己做什么了?怎么这周围的人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呀,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再说这还没评定呢怎么就是自己输了。

    “赵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老板把陆见安刚才缫的丝拿出来,让曹师傅看,这一下,曹师傅彻底傻眼了。

    “赵老板,搞错了吧。这会是他缫的丝?这是熟丝好不好?”

    整个凤山县城里就没有人会缫熟丝。

    赵老板点点头,“如假包换,这可是我们大家伙都看到的错不了?!?br />
    “我现在宣布,陆师傅一斤蚕茧出了五钱的熟丝,只花了一个香头的时间,曹师傅一斤蚕茧出了八钱的生丝,花了半柱香的时间,这一局是陆师傅赢了?!?br />
    这里有这么多人作证,赵老板肯定不可能胡说八道。

    曹师傅这是彻底傻眼了,他想过也许自己有可能会输,但是绝对没有想过会输的这么惨。

    同样一斤的蚕茧能出来的生丝和熟丝自然价值不一样。

    这货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是专门上来打自己脸的?

    可是输就是输了。

    这个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曹师傅是绝对不可能抵赖的。

    “你们几个以后就跟着陆师傅去吧?!?br />
    曹师傅掏出五个人的身契递给了陆见安,五个人的心里瞬间都是泪崩。
926| 737| 109| 806| 869| 204| 313| 286| 885| 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