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滴落。

    内殿里明珠光华温润,笼在殿内事物上,纤毫微末的软和。

    “哈,哈哈?!?br />
    太叔妤松手,缩回,眸羽里全是抑制不住的笑意,打哈哈:“手滑手滑……文弱书生嘛,没有缚鸡之力?!?br />
    在她面前,被她眼疾手快攥住锋刃的剪刀“收力不及”,精准优美地撞到了朱衣美人的肩头,合着她殷红斑驳的一只手,洇湿了大块。

    明显伤势比她重多了!

    哈哈。

    而美人瞧她的眼,冷得直掉冰渣子。

    这下没力气造作了吧,太叔妤不在意地抬了另一只完好的手懒懒打个呵欠,重新往她的大床上前进,大晚上的,还能真不让睡觉了?

    ——还真能。

    不过前脚一个飞燕归巢式正准备把自己抛卧榻上,下一刻,在太叔妤即将埋进柔软蓬松的被褥的前一刻,腰间横空一阵大力箍了过来,再睁眼,看见的就是石板上摇曳半干的水渍了。

    “生不同衾,”美人一笑倾人国,就是话不怎么好听就是了,“死当同穴?!?br />
    “……噗?!碧彐ゲ畹忝煌鲁鲆豢诶涎?。

    她头朝下,被扛在肩上,视野晃得眼花,索性直接闭上了眼,扯手边的长发,奄奄一息地挣扎:“暮朝歌,唱戏这种事儿,少玩怡情,大玩伤身,要不我们改天?”

    暮朝歌演起绣娘来那是一个本色出演,闻言笃定:“要同穴?!?br />
    “同个鬼啊我还活着呢!”太叔妤抓狂,“好好好,同穴同穴!”我就躺床上让你埋好了吧?

    “但你别往外走了??!在下雨!打雷了!要劈人的!”

    可惜眼前的主对太叔妤的话从来都是只选择听自己喜欢的,所以暮朝歌对此回应道:“嗯?!蔽颐峭?。

    太叔妤:“?”

    绿蚁宫附带的小院里,杏树已经发了新芽,花蕊不堪风雨,被吹打零落了一地,落英缤纷,踩上去……太叔妤没踩到,但看暮朝歌红衣逶迤而过,朱色染粉黛的,莫名觉得应该会很软。

    但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么?!

    太叔妤早些年就猜过暮朝歌这厮精神有问题了,但真没想到:最后检验实锤的还是自己。

    这都是些什么让人热泪盈眶的缘分森森啊。

    她决定哪日天气好了一定要去上柱香。

    雷雨轰鸣。

    电闪下,黑影憧憧的枝丫,雕砖绘瓦的院墙,还有院墙下手握绣春刀刀柄的锦衣卫纤尘毕露。

    闪电过去,周遭又重归黑暗。

    太叔妤被安放到了海棠花树下,有气无力地背倚着粗糙的树干。她侧面一尺处,朱衣墨发的美人跪坐在地上,正……

    认真地挖坑。

    姿势优雅。

    鬼知道她怎么就从他一个刨泥巴的动作里看出优雅了。啧,别说,还刨得挺愉悦的,电蛇下,偶尔一现的如画眉目笑意岑岑,淡唇弯弯。

    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做什么喜爱至极的趣事呢。

    太叔妤一只腿曲着,搭着伤手,对着空处,嗓音低哑:“你们就这样看着你们主子发疯不成?”

    闻言,墙角处原本静伫着、坚定要当鹌鹑的三组锦衣卫指挥使头皮一紧!他可不可以当自己什么也没看到没听到?

    知道了主子这么“与众不同”的一面,他会被灭口的吧……那些被他英武明智地先支走的兄弟们,会记得给他收尸的吧?

    太叔妤一言打破他的侥幸,淡淡道:“暮朝歌做事向来有序规整,你以为我会查不到今夜是谁值守?”

    三使:“……”你狠。

    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再又一次电闪暗去之后走出了阴影,全程低垂着他那张俊俏的脸,走至太叔妤面前单膝跪下请安:“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太叔妤下巴指指暮朝歌那边:“把人打晕了,扛回去?!?br />
    “!”三使震惊,差点没咬到舌头,“大、大人,这样不好吧……”

    太叔妤:“有什么不好的,没看见你们娇贵的君上受伤了么?”

    三使猛然抬头!

    太叔妤吹吹掌心被雨水浸得发白的伤口,道:“这样淋雨下去,要是伤势加重,或者发了热,谁担待的起?还不快点?!?br />
    这次完全不用催,话还没说完,冷沉着一张俏脸的锦衣卫使已经起身站到了还在一心一意挖坑的暮朝歌身后,竖手成刀,精准地落下。

    然后被躲开,一脚踹了出去。

    溅起了一地泥水。

    “咳咳咳!”一身飞鱼服的青年狼狈地捂着肚子爬起来,低头,半跪在地,“君上!”

    暮朝歌朝他走过去,一步一步,慢条斯理,红衣染了泥浆,又被暴雨冲刷,呈现出一种深沉幽冷的暗红色泽,衬得那张苍白的玉面,在倏忽而至的电闪雷鸣中犹如鬼煞,杀意凉薄。

    青年咬牙挺直腰。

    “绣娘,”太叔妤打断发个疯还串场的人,扶着海棠花树起身,抖抖衣袖上沾染的泥泞,“我还没埋呢?不同穴了?”

    暮朝歌闻言转身就走了回去,打横抱起她,理所当然道:“死同穴?!?br />
    然后动作轻缓温柔地将人放到了他刚挖好的坑里,自己也跟着躺了下去,双手交叠放置在身上,神情安详而干净。

    另一边?;獬娜挂∫』位未拥厣掀鹄?,朝太叔妤抱拳:“多些大人。属下这就去唤御医过来候着,君上……还望您多加照看了?!?br />
    他真的不是怂,打不赢也说不赢的,他有什么办法啊。总归,君上也不会真的舍得伤害他心尖尖上的这位的……

    吧?

    郑重地把发疯的主子托付给了人后,三使溜了。

    太叔妤甫一碰到坑里洼聚的泥水就没忍住抬手盖上了脸,免得表情太扭曲。这会儿暮朝歌估摸着什么人话也听不进,打又未必打得过。

    还不如得过且过。

    也算是“随遇而安”了。太叔妤这样安慰着自己,睁大眼睛看着光怪陆离的天穹,泥水睡久了竟也不觉得那么浸透肌骨的冷。

    这么过了一会儿,太叔妤只觉得嗓子有点痒,她低低清了清喉咙,心里明白再这样下去明天早起来铁定要病了。

    病没什么,病恹恹的做不了事,就不怎么让人愉快了。

    她侧转过去身,才发现躺在身旁的暮大美人也没睡着,睁大着一双眼,不知何时没了笑意,雨水冲刷过眸羽,从泪痣流淌而下。

    瞳色空茫。

    “暮朝歌,”太叔妤扯扯他的长发,闭上眼,没抱什么希望懒地轻声道,“我冷?!?br />
    一时没有回应。

    然后又在她以为不会有回应的时候,旁侧哑哑的“嗯”了一声。

    暮朝歌支起半边身子,把身边容色疲倦的姑娘抱揽在怀里,才拥着她,慢而稳地起身。

    进了内殿偏侧的浴台。

    热气缭绕,视线不甚明晰。

    白鹭一水间的玉石纹路磨在背上窸窣的痒,温水流动着,很快将泥泞血水稀透了干净,太叔妤一身里衣,怏怏地伏了台边雕饰,泡在水里。

    僵冷麻木的身子骨好半晌才恢复知觉。

    又觉得热了。

    热了头脑就容易发晕,于是话都懒得过脑的,太叔妤直接懒懒的问了身后:“怎的又不埋了?”

    她以为他没疯够不会收手来着。

    暮朝歌柔翎低垂,朱衣湿了水,黏附在身上,拘束了动作更是慢条斯理,专心致志地给手里的鸦发打皂角,抹泡,又冲洗。

    舒服得太叔妤昏昏欲睡。

    “不会笑?!彼蝗怀錾?,语声沙哑冷淡。

    “嗯?”太叔妤顿了一下,才想明白他是在回答她刚刚的问题。

    她等下文。

    然后没下文了。

    暮朝歌用干燥的棉布揉搓沾干她头发上的水,把人抱起,出了浴台,放到床上,又起身要去取纱布伤药。

    被太叔妤拉住。

    她神色奇异而踟躇,攥住他衣袖的指骨用力,用词却直截了当:“暮朝歌,你不会真的……心悦我吧?”

    暮朝歌脸色猛然惨白。

    太叔妤还是不明白。

    “我七岁那年第一次见你,你设计让旁人以为我们有交情,从而对你有所顾忌?!?br />
    “我十岁那年第二次见你,救了你的命。虽然是我先嫌麻烦把恩情丢到的沈嫱澜身上,但你何尝不是在已知晓后仍旧装不知道,继续推波助澜呢?”

    “我十二岁,沈嫱澜害我流落外城差点死去,你帮她隐瞒?!?br />
    “我十五岁,你为了沈家引诱我兄长从军。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我第一次生出报复之心。你应战。我们演一出深情戏码,一边膈应沈家,一边相杀?!?br />
    “我十六岁,你为了沈嫱澜,剜了我的心?!?br />
    “然而现在……你竟心悦我?”

    说着这些的时候,她的眼里并无怨怼或者其他的情绪,只有满满的不可理解。

    暮朝歌笑,笑意苍凉:“是?!?br />
    他拿回来药箱的时候太叔妤已经换好了干燥的衣物,睡着了。眉羽恬和,小半张脸都窝在被褥里。

    他跪坐在床边,有些走神,好一会儿才如梦初醒般,那双淡薄烟灰色的眸子终于清晰。

    又起身去把四角的炉子取了只来。

    炉子雕镂精致,以铜为器,手指贴上去一会儿便染了温度。暮朝歌摸索着抓出了太叔妤的右手,一点点上药,包扎。

    做好一切,神思已是倦极。

    那是一种没有了来路也看不见归路的倦……他早已疯魔,而阿妤,现在知道了。

    第二日,阴雨。

    暮朝歌从昏睡中醒来。

    眼前人睡颜恬淡。

    枕巾上青丝交缠。

    他怔了片刻,才发现自己已经换过了衣物,连肩上的伤口也已包扎……还丑得不可思议。
661| 547| 586| 998| 12| 314| 478| 426| 368| 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