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直播 > 玄幻魔法 > 饮了这碗孟婆汤 > 第三十七章 小王子
    此时此刻,彼时彼刻。

    茹云山山腰,康迪森林公园洲际温泉酒店。

    不足五十余米的人工湖畔旁,是一片烧烤露营地,酒店的假温泉要靠东一点,能看见几个男男女女刚从温泉游乐设施西门走出,端着饮品穿着泳衣,在炎炎夏夜里纵情享乐,夜蒲笙歌的样子。

    烧烤架的营帐边上搭起八仙桌,剧组里几个老哥围成一圈,大约七八人。

    “段公子,今儿个怎么没带你小妹出来吹吹风呀?”有人问。

    “是呀,在河西,夜里大少可是和玲希独处了不少时间,难道人家和你闹脾气了?”有人讽。

    “别说,我当时和宇飞一块去的,那地方邪乎……”有人提及当日枯井叶北cos贞子之事。

    “你们几个,这事儿别提了行吗”段宇飞挥挥手,眼神阴沉,手机上,留着三十来条给王玲希的通话记录,都是关机状态。

    “行行行!不提不提!少爷闹脾气咯!”

    “来来来来!喝!喝!”

    “不就是女人嘛,大少,想开点儿,你还会缺女人?”

    段宇飞听见这些人嘴里冒出的话是一句比一句扎心,要问为什么?

    ——因为他还是个处男。

    还记得河西老宅里,当日这芝麻官所作所为吗?

    段宇飞在剧组里套着九品官的衣服跑龙套,跟着组里几个老油条,把玲希逼到了老宅的后院里。

    叶北跳出来之后——

    ——也只有他一个人留在现场。

    这家伙不仅是个富二代小王子,和叶北一样,他也在思考哪一天当上了“男主角”,男主角该干些什么。

    从王玲希进组,郭导就一直在暗示宇飞,要让这新主持给段宇飞准备一套陪睡服务,可心高气傲的小王子内心的事业观可不是这样的。

    有一个年少有为的富贾老爹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段宇飞内心是清清楚楚,放弃家族产业,决定当个演员到底抱着怎样的觉悟和勇气?只有他自己明白。

    其中如山的压力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说。

    这位未来的“男主角”进了剧组,看谁都像潜规则的女主角了,更是对玲希冷言冷语,有色眼镜往脸上一戴,称呼更是一口一个小贱人。

    所以——重复上文。

    他是个处男。

    每天殚精竭虑着怎么才能将婚姻变成保值的家产,要做到比老爹还要强,找到一个能干的贤内助,最好是明星经纪女强人那种类型的,才是理想中的爱情。

    至于那天剧组里的破事儿?这傲娇货色内心的演艺情怀发作,看不得这行的肮脏交易,尾随着几个老油条,提上自己心爱的管制刀具,上去护着玲希的周全。

    想到表演场地这么神圣的地方让他们来演活春宫,段宇飞内心就是一阵反胃恶心。

    还记得河西老宅里,大少好心给那流浪汉留了两千来块钱,内心也不是滋味,可他头顶骄傲的王冠容不得他低头,玲?;亓司缱榕级凵穸允佣际呛崦祭溲?,往往这时候他也会还以颜色,一副“天下我最吊”的样子,从来不屑解释什么。

    再想起事后和场务老哥客套的几句话。

    哈哈哈,没事儿!哥几个喝大了,开玩笑呢。

    哪儿有什么鬼?不信你们自己去看看嘛。

    小希很安全,咱们的当家花旦出了差池,我也没法和导演交代呀。

    他生怕事情让别人知晓,要是真的传出去了,他段宇飞清廉正直的演艺事业该怎么走下去?那傻妞主持人也别想好好混了。

    所以说——

    ——段少爷的心里苦呀。

    不过,他回想起那一刻自己演技爆发的高光时刻,内心不禁飘飘然起来,嘴边浮现出一抹怡然自得的快意笑容。

    “不愧是我……哼?!?br />
    等他内心纠结完,也暗爽完了,身边几个老哥走的走散的散,吃饱喝足了,一部分回温泉看泳装美女,另一部分带着自己的妞回了房间,八仙桌旁只剩下他一个人。

    “嘁,一群肤浅的业界渣滓?!倍紊僖烁霭籽?,也不嫌桌上的油污脏,从筷子下翻出垫烧烤大盘的剧本,好好在草地上擦干净,又给玲希打了个电话。

    依然处于关机状态。

    原因无他,玲希别的没有,但是她敬业呀。她回到剧组之后,大少才发觉这破栏目最能打的居然是这位导演介绍的“潜规则”女星,大少这才察觉到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

    在那之后,这铁憨憨就一直在想办法找个机会把同事的关系给修补上,可又不能让身边几个风流老哥察觉到自己对傻妞的特殊待遇,实际操作起来极难。

    抛开那些杂乱的想法,联系不到王玲希,段宇飞决定单独行动,这几天对茹云山的当地民俗文化了解完了,可此行的拍摄计划中,还有一处守夜人小屋没去。

    这处小屋就在酒店内烧烤露营地的人工湖旁,也不远,以前守夜人的职责是为了防止游客夜游时不慎落水,后来加装了护栏,也取消了这个职位,久而久之就废弃了,白天组里的人嫌它太破太旧,都不愿意往里迈一步,玲希为此还和郭导吵了一架。

    段宇飞想到此处,还觉得那个敬业的小姑娘有几分可爱之处,只是他碍于投资人的身份,也不好和导演作对,当时没吭声。

    现在可是个好机会!

    想到此处,段宇飞立马动身,只穿着条泳裤,一路往小屋飞奔而去。

    眼看离目的地越来越近,没了人声,夜晚湖面拂来阵阵寒风,他也开始回想起人工湖的传闻。

    记得以前酒店跟着旅游政策实施时一块开工,这地方本来是村民的寨子,拆迁也分了不少钱出去,唯独有一家信佛的佃户不肯走,落户之地就在这人工湖的中心,后来开发商雇了一帮催债公司的打手,把一户七口人送进了医院才顺利动工开挖。

    佃户分到了衡阴市区的一套商品房,结果第二天全家人都离奇失踪,也成了一桩无头案。

    后来这事儿还没完,酒店生意火爆的第一年,从年关开始,每一个月都得死一个人,都是投湖自尽,直到中元节死满了七个,才风波渐定。

    “呼……”段宇飞站在杂草丛生的守夜人小屋前,心情复杂。

    说实话,他还是有点怕鬼的,眼下身边没一个活人,身后便是抹了红漆的冰冷护栏,曾经有七条生命,而且明天晚上十二点一过就是中元节,难免会联想些什么。

    他鼓起勇气,大喝一声,脑袋里回想着演员的自我修养。

    推开了小屋的门。

    只见屋内闪着点点阴冷的幽光,有一处冷光打上他的脸。

    他看见……

    有个人蹲在屋子中央,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肤色惨白,头发散乱,穿着身奇怪的衣服,两手撑着膝盖。

    “打扰了?!?br />
    砰——

    段宇飞关上了大门。

    “不对不是的!”

    他默默念叨着,额角的冷汗怎么也止不住。

    “这个世上不可能有鬼……哈,我什么东西没见过???就算有也不可怕!我可是要用片酬让老爸心服口服的人呀!这点困难挡不住我的!”

    大少爷十指死死扣着肉掌,要攥出血来,咬牙切齿地再次推开门。

    这回又不一样了!

    屋子里那人明显听到了响声,回过头来看着段宇飞。

    不光如此,这回还多了一只猫。

    段宇飞很难去形容那只猫的样子,他所见——猫咪和屋内男人的姿势一模一样,眼中透着疑惑,两条后肢半蹲,爪子撑在膝盖上。

    再看地上,一枚手表摊平了,两支指针正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在旋转。

    上面有吉凶悔吝四字,表盘绘着许许多多段宇飞看不懂的文字。

    “你还要再来一次吗?可以再表演一次吗?”叶北问,“我看你玩儿得挺开心的?!?br />
    段宇飞听见熟悉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

    “你……是你?死要饭的?”

    叶北挥挥手,面露不满?!扒?!我还以为是谁呢,芝麻官呀?!?br />
    段宇飞震声问:“你在这儿干嘛?!”

    叶北指了指地上的罗盘,指针转动之下,已经快要晃出虚影来了,显然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干扰,暂时处于失灵状态。

    “等它起飞?!?/div>
194| 544| 700| 582| 565| 863| 71| 194| 572| 726|